昨晚,周杰伦“无与伦比”北京演唱会发布会在钱柜举办。在众多歌迷的尖叫声中,身着花衬衣的周杰伦在工作人员的簇拥下走上台。面对蔡依林侯佩岑会否前来捧场的尖锐问题,周董笑而不答。八卦新闻不断的他称,其实自己很喜欢听其他艺人的八卦新闻,但口风很严,从不会泄露出去。

  由于这场演唱会的门票都是由周杰伦代言的厂商包票,歌迷只能通过相应的消费换取门票。所以,很多歌迷不能前往观看演唱会。对此,周杰伦表示遗憾,希望以后有机会在北京多开几场演唱会。这场演唱会将照搬周董去年的台北演唱会,高空降落、劲歌热舞、特效烟火、古董车都会逐一在舞台上出现,以使内地歌迷看到港台演唱会的真正风格。提到北京演唱会的新鲜之处,周董不无得意地表示,自己的舞技已有很大进步,舞蹈部分比台北演唱会多。另外,北京的歌迷将有幸率先听到他为《头文字D》创作的主题曲《飘移》及插曲《一路向北》。

  对于前绯闻女友蔡依林和现任女友侯佩岑会否前来捧场,已经久经沙场的周董只笑笑回答“嘉宾是南拳妈妈”后,就不再吱声了。

  近期周杰伦又是拍电影、又是不断为各种商业活动曝光,让人不免担心他的新专辑会遥遥无期。周董慢悠悠地说,虽然自己一直没闲着,但是新歌早已经写好。现在要做的,就是等方文山忙完和从已经写好的15首歌里挑出12首来。周杰伦一直与方文山的名字连在一起,问及邀歌时是否对方文山有所要求,周董表示了否定:“方文山书读得很多,他写歌时会把从小学到的常识都放入其中。有时我也不知道他要表达什么,而且读起来像课文,就问他是从哪抄来的。但是他的词确实对我的音乐有增色,而且正常情况下,歌词也都较正面。就像入选课文的《蜗牛》,对小朋友来说有好处。”

  问及与方文山在一起时都聊什么话题,周董出人意料地说“八卦新闻”。他很自然地说:“其实我也很八卦。我喜欢听其他艺人的八卦,但是我口风很严,从来都不会将别人的八卦泄露。”在周董看来,八卦、绯闻会增加一个艺人的曝光率,好处是会让一些原本不认识自己的人在无意间对自己有印象,从而好奇想去了解。但是八卦多了以后,自己也会烦,尤其是在狗仔队寻找自己的八卦新闻时。

  周董对待狗仔队的态度是出了名的,他会在公众场合把车停下,告诉狗仔队“拍吧,拍够了算”。有人认为,这其实是一种挑衅,周董对此也不避讳,“没错,就是挑衅。反正都要‘挨打’,不如先挑衅。这样比较好玩。”问及与侯佩岑恋情的曝光是否拜狗仔队所赐,周杰伦无奈地答道,是公司的决定。他表示,虽然自己也不想像刘德华那样,永远不敢谈恋爱,但这种事毕竟是私事,自己又内向,不会自曝隐私的。

  提到影响自己最深的人,周杰伦的名单除了首推师父吴宗宪外,竟然还有媒体。“我从宪哥那学到最有用的就是幽默感及如何应对媒体。严肃地回答问题大家都不喜欢,还会带来这样那样的麻烦,不如轻松幽默地带过。另外,我刚写歌时不太商业,宪哥告诉过我,‘只有先进入别人的心,才能做自己’。我以前写过很多奇怪的歌,现在听来还是觉得怪”,周董笑嘻嘻地摩擦着双手说,“这些歌没给过别人,因为我不想害人。也不会趁着自己红了再放到新专辑中,因为也不想害自己。”至于媒体的影响,则是铺天盖地的绯闻八卦。这些东西一方面增加了自己的曝光率,另一方面也让自己很头疼,学会了妥协。

  自传与周董分手后,外界一致认为“失去了周董,蔡依林的音乐大为失色”,对此周董颇不以为然。“就算没了我,她也会很好。她的新专辑我听过了,很不错。她已经有了自己的风格,不见得没我不行。”演唱会上,周董会翻唱给蔡依林的《倒带》,但对于翻唱的初衷,周董只是淡淡地表示喜欢这首歌,会唱出自己的味道。想拍《头文字D》续集

  在《头文字D》的采访中,杜汶泽曾表示“坐在我身边的人会成为影帝”,周董对此表示十分高兴,但他不认为这是说自己。“影帝我不敢奢望,只想拿新人奖。”由于影片中处处留下悬念,外界纷纷传闻《头文字D》会拍续集,周董称不知情。但如果拍续集的话,自己还是希望再接演拓海,“因为自己演得很过瘾”。

  问及对自己在影片中的表现是否满意,周董毫不犹豫地说“85分”,随后补充道:“这是妈妈给我打的分,我也很满意这个分数。因为我还有进步的空间。我喜欢拍电影,相对于做音乐的苦闷,在剧组中不会孤单。而且,可以完成我的钢琴家、侠客梦。”但周董表示,音乐始终是最爱,拍电影是一种休息和寻找灵感的方式。

  有人认为,如果周董的音乐涉及的领域更广泛一些的话,那他会红的时间更长一些。闻听此言,周董马上表示,自己并非R&B歌手,自己的音乐曲风够广也够多元化,将于10月份发行的新专辑会有新鲜的东西,但不会有太大改变,因为自己“就喜欢这种音乐”。但如果有一天被人赶超了、落后了,自己也会走得很漂亮,去做一个“受人尊敬的幕后工作者”。

  大学时开始听周董的歌,虽然一开始听不清楚他在唱什么,但觉得很好听。因为寝室里有个超级粉丝,所以周董在我脑中的印象就是:害羞、倔强。一直都有人说,这个连话都说不清楚的人怎么会唱歌?朋友吼道:“懂什么,这叫做吟唱。”而在公众场合依然咿咿呜呜地说话,则被她看成是害羞的表现。

  周董一向对自己的音乐颇为自负,时常会在电视、报端看到他对恶评的不屑和我行我素,他的表现越来越成熟。采访时,周董依然坚持“对音乐很自信、不需做改变”。而周董对狗仔队的挑衅也让人忍俊不禁。听到对自己音乐的溢美之词,周董沾沾自喜却又羞红了脸。对“穿衣越来越有品位”的评价,周董马上急于表白:演唱会的造型大多是我的主意。